校园动态

二十四节气|秋分:宋时秋色

来源:党院办、宣传部   作者:朱玉清、钱金杭  日期:2020-09-22  

【节气时间】2020年9月22日21:30:32

【节气释义】秋分,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六个节气,时间一般为每年的公历9月22—24日。秋分这天太阳到达黄经180°(秋分点),几乎直射地球赤道,全球各地昼夜等长(不考虑大气对太阳光的折射与晨昏蒙影)。古时有“春祭日,秋祭月”的民俗活动,秋分曾是传统的“祭月节”(中秋节),中秋节由秋夕祭月演变而来。

【古人古语】

秋登宣城谢脁北楼

(唐 李白)

江城如画里,山晓望晴空。

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虹。

人烟寒橘柚,秋色老梧桐。

谁念北楼上,临风怀谢公。

【当日湖畔】今日小雨,气温20~23℃,北风3级,空气质量优。

【湖畔美景】

时维九月,序属三秋。一片秋云悠闲地挂在晴空,云影则悠闲地浮于碧潭。日色悠悠,四季变换,星辰流转,不知已度过几个春秋?

是谁第一时间传递了秋的讯息?是回归南方的秋雁?还是日渐消沉的繁花?抑或无言听雨的残荷?感性的宋人喜欢用墨香记录对秋的感悟,留下了颇多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。

范仲淹在《苏幕遮·怀旧》写道,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”湛湛蓝天,缀满羞涩的青云;茫茫大地,铺满枯萎的黄叶;波光浩渺的江面,空濛的秋色与无言的水波深情相连,略带寒意的翠色烟雾袅袅娜娜。何止芳草无情,远山、落日、江水同样不解思乡之苦。此番秋色,只有西北边塞方能见到;此中心情,只有羁旅之人方能写出。

如果说范仲淹笔下的秋色过于凄清,那么欧阳修眼中的秋色就相对鲜妍可爱得多了。“夜雨染成天水碧,朝阳借出胭脂色。”一场静夜秋雨将天空洗得清亮如水晶,也将荷叶洗成了晶莹剔透的碧绿色;璀璨如金的阳光则为天际涂上了一层明媚动人的绯红色,仿佛豆蔻梢头的少女,在娇嫩的脸颊上涂抹胭脂。虽然秋气逼人,百花枯败,但作者却有一颗敏锐的心和一双善于发现美的慧眼,因此清晨醒来的他看到了这难得的胭脂秋色。世人多为落叶簌簌而伤情,却难发现秋日的可爱。

晏殊那阙颇负盛名的《蝶恋花》虽为婉约词,意境悠远,耐人寻味。“槛菊愁烟兰泣露,罗幕轻寒,燕子双飞去。”清晨霜白,门槛之外的那一丛菊花被愁绪满怀的烟雾笼罩着,紧挨着的那一簇兰花上挂着玲珑晶莹的露珠,如伤秋之人泫然欲泣。清寒之气在罗幕之间萦绕,一双燕子渐飞渐远,那急速离去的展翅诉说着对南方的思念。晏殊的秋色就在兰菊的愁与泣里,就在双燕离去的身影上。

而李清照看见的秋色则是刻在莲藕上的,“红藕香残玉簟秋,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”。到了深秋,过人头的荷花已渐渐残败,香气也已渐渐消散,如玉般清凉的竹席,恰如这悄然而至的凉秋。作者轻轻地提着丝裙,独自登上兰舟,眺望远方。秋色仿佛沾染上了莲藕的芬芳和气息,让人联想起那等在雨中、香远益清的红莲。

宋时的秋色是这般丰富多彩,令人心向往之。在秋的赐予里,绿色渐退,层林浸染秋霜。尽管天色阴霾,眼前的风景却并未减色,反倒愈发鲜润可人。一排水杉直插云霄,渐渐由绿而变为深沉的红。梧桐树上,那青中带黄的叶子,仍在枝头骄傲地俯视大地。落叶的金黄里透着成熟与落寞,生于地母,终归于此处。或昏黄或浅绿的灯光,温和地抚摸着万物,一切语言于此刻皆是赘述。

上一条:经济管理学院召开管理会计综合实训系统采购项目专家论证会

下一条:旅游与酒店管理教研部研讨专业群建设